第4章 诡异 书简介 首页

A+
A-

第4章 诡异

  在那翻滚的血泊中,突然钻出一个满身是血的无头男子,身上白骨黏连着皮肉,不知死了多久,骷髅手指拎着自己的头,那头颅还咧着白呀桀桀怪笑。  鬼气森森,瞬间笼罩了目瞪口呆的两人。  “鬼呀!”李天师一声惊呼,当场晕了过去。  王刚吓得双腿间一湿,流出了黄色的一滩液体。接着他用尽全身力气,连滚带爬扑到郭禹脚下,哭嚎道:“大师是我错了,对不起!我求你了,你收了这厉鬼吧!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  林可雅在内的旁观者则都一脸懵。  发生了什么吗?  他们只看到李天师和王刚发疯一样盯着一个空荡荡的地方大吼大叫,接着李天师吓晕了,王刚吓尿了,甚至还跪着请求郭禹。  众人神色怪异地看着郭禹,心想他到底做了什么?  起到了威慑的效果,郭禹也不打算折磨他们了,翻手收起雷符,手掐印诀,飞快地低喝道:“各行各道,各归各位,急急如律令,收!”  咒语刚落,所有的鲜血夹杂着无头男子全都吸回了瓶里。  白白净净的小瓶不沾任何鲜血,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。  直到郭禹将它收到怀里,王刚才长吁一口气,整个人浑身被汗水浸透,跟从水里捞出来似的。  刚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,没有任何科技能做的那么逼真!况且只有他和李天师能看到。  王刚是真的怕了,以后再有人和他说世界上没鬼,他肯定一巴掌拍上去。  再看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李天师,王刚气不打一处来,没想到这还真是个神棍。  “郭兄弟……不,郭天师!多有得罪,还请原谅。”王刚哆哆嗦嗦地说道,这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吓尿了,尴尬地起身,跑出了洋楼。  他可没脸再待下去了。  警局所有人都在努力憋笑,能见到平常威风赫赫的王副局那么丢脸可很少见。  “小禹,你刚才做了什么?把他们吓成这样?”林可雅让两个警察把李天师抬到警车上去,好奇问道。  “没啥,就是放了个小鬼吓吓他们。”郭禹随口答道,眼神不住地四下瞟着。  听到郭禹的话,王珂一缩脖子,感觉自己的屁股还在剧烈疼痛中,以后有一件事确定了,郭禹这人绝对不能得罪!  “奇怪……”郭禹轻声嘀咕着。  “啊?你说什么?”林可雅没听清,眨巴着眼睛。  郭禹摇摇头,转开了话题,“没事,林姐你先和我说说事情的经过吧。”  他可不会告诉林可雅,其实他放出鬼魂一是为了恐吓两人,二是为了探查洋楼里的问题。  一切都在显示这座凶宅里肯定有脏东西,感受到阴气凝聚应该也会露出马脚才对,但那么久,除了周围空气依旧冰寒,郭禹竟没有发现任何鬼物。  那白布盖着的尸体更显诡异,依稀能看出扭曲的轮廓。  周遭墙上和鲜血淋漓,显然人是死在这里的,只有活人的新鲜血液才能飞溅那么高。但既然知道这里有问题,这人来这里干什么呢?  此处凶宅稍懂风水都能看出不能住人,权贵对风水之事大都避讳。  住过这洋楼的又是何人?  疑点太多,郭禹怕说出来吓着林可雅,毕竟太过匪夷所思。  郭禹方才的小试身手,让林可雅更加相信了郭禹的手段,当下毫无保留地说了事情经过。  原来,这栋洋楼已经是第三起命案了。  死者死状凄惨,神情惊恐,身上多处击打伤痕,四肢呈现怪异的扭曲状,似被人生生打断手脚全部骨头,鲜血飚射得到处都是。  况且在这之前还死过两人,死状相同,都是小区里的住户,均都死在这幢并非自己住宅的洋楼中,没人能说清楚他们来这里干什么。  枫木山庄的监控装上去就是个摆设,一到夜晚就自动黑屏,白天能查得都查过了,没有任何蛛丝马迹。夜晚也根本没保安敢在夜晚巡逻。胆子大点的晚上守在保安室都是极限了。  这山庄的开放商虽然缺德,也只敢出售山庄外围的高层楼房。  这靠里的别墅区,自从出事之后,根本没人居住,他不敢卖也没人买。  寂静无人的夜晚,孤身一人来到闹鬼的别墅区,又来了这幢凶宅,究竟是为何?  郭禹紧皱眉头,此时王刚不知去哪换了条裤子,回来站在王珂旁边,目光躲闪,根本不敢看郭禹。  林可雅的讲述还在继续。  在发生第一起命案后,死者凄厉的死状引起众怒,东城分局立刻定为毫无人道的残忍凶杀案,立为重案侦查。  第一个死者叫秦山。  是个老实本分的建筑师,就住在楼房区,平常深入简出,熬在家里画图纸,单身。人际关系简单,没有任何来到别墅区的理由。  确在十天前死于别墅二楼,尸体已经搬走去给法医验尸了。  警察疲于奔命,所有能查的线索都查遍了,毫无所获,还没来得及喘口气,五天前第二件命案发生了。  死者叫刘素霞,楼房住宅区的清洁工。  性格热情亲切,按时上下班,有一儿一女。出事的夜晚,刘素霞的女儿发现母亲迟迟未归,来到住宅区寻找,鬼使神差进了别墅区,就看到死状惨烈的母亲。  刘素霞女儿当场吓到癫狂,狂吼着报完警,直到现在情绪依旧不稳定。  命案接连发生,依旧毫无线索和头绪。穷凶极恶的案件引起了杭城总局的注意,勒令一个星期内东城分局必须破案,否则就由总局派特调组接受。  一头乱麻的林可雅终于发觉事情的不对劲,她曾在乡里时,没少见郭禹的师父大显神通。就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她马上请郭禹师父来协查破案。  老头不想跑,顺带让郭禹历练,就把他推出来了,才有了现在一幕。  东城分局为了防止案件再次发生,已经命令小区管理方配合撤离了所有户主。  此时正是倒数第二天。  没想到,郭禹才到,命案又发生了。  这次的死者身份特殊,名叫邓振东,是一家国企的副总,同样是楼房区的住户,最近都住公司,据他老婆说,他深夜发消息说回来拿点资料马上离开。  老婆睡得早没看到消息,早上再打电话已是永久的无人接听。  警察接到报案马上赶来,不出所料就是死在这里,他的手机沾满血迹,就放在身旁。  凶狠、残忍,在警察眼皮子底下接连在同一个地点作案,这已经极大程度地挑战了林可雅的承受底线。  她说经过时,双手紧紧攥住,用力的指尖泛白。  王刚忍不住插话道:“是啊,穷凶极恶,我们都看不下去了。此案也十万火急,我才找来了李天师,没想到是个神棍……郭天师,你才是有真本事的人,多有得罪,希望你别介意啊。”  说着他小心翼翼地鞠了一躬。  这件事将会成为他永远的阴影,郭禹也被列进了不能惹的名单里。

点击右方【+关注】按钮,下次阅读更便捷

+ 关注

为方便您下次阅读,请关注下方官方微信号

长按下方二维码3秒即可快速关注

公众号菜单栏【最近阅读】内有您正在看的这本书

公众号内上万部精品小说任您选

首页

目录  共 正序 

A-A+

  1. 为辛苦的作者大大打call~
  • 188娱币
  • 588娱币
  • 1000娱币
  • 5000娱币
  • 10000娱币
  • 其他金额娱币

余额:0娱币  0娱豆

充值